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3的文章

过敏症:流动社会的“时代肖像”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飙 2013-01-11 中国的过敏人口不断上升,数据显示,2012年的过敏的发病率几乎是10年前的一倍,过敏引发的哮喘也急剧上升。 过敏,是免疫系统对入侵身体的外物作出过度反应时所表现出的症状,它是生理系统与所处环境之间复杂互动的结果 ,并且这一互动关系超越了个体生命而延续于漫长的进化史,其表现也随个体成长发育和生活史而不同,过敏症的这一特点,使它成了我们观察文化与生活方式变迁,和理解这一变迁与健康之间关系的很好窗口。 流行病学调查显示,过敏症患者的比例在现代有显著增长,近几十年更为翔实的统计数字不仅确认了这一趋势,而且发现速度比原先认为的更快;有意思的是 ,经济越发达,城市化程度越高,过敏症越普遍,看上去,现代化所带来的人口迁居和人员流动性可能是个关键因素,因为迁移到陌生环境的人会接触到更多陌生的过敏原。 这一点从美国的情况中也得到了印证,美国同时满足了经济发达、高城市化率、高移民比例、高国内迁移率等几个条件,而过敏症也最为普遍;考虑到中国正在经历的经济增长、城市化、大规模国内移民,以及各大区域之间巨大的生态差异,可以预见,未来一些年,过敏症在健康问题中的排名将迅速提升。 陌生过敏原之所以带来麻烦,是因为免疫系统在个体生活史(特别是幼年期)中能够对特定过敏原作出调适,据进化医学名著《我们为什么生病》介绍,该调适机制有两个方面,一 是免疫系统能对特定过敏原产生针对性抗体,由于免疫防御机制分多个层次,假如这些抗体能帮助前沿防线成功实施防御,就不需要激活处于纵深防线的 IgE ,而正是后者导致了表现为过敏症状的剧烈反应。 二是IgE被激活的阈值是可调的,特别是在幼年期,因而对过敏原的早期接触会提高阈值,而成年后才接触陌生过敏原就可能有麻烦;反应阈值的可调性,从许多儿童过敏症在成年后自动消失的现象中,也得到了印证;这一调适机制可视为个体在发育过程中按所处环境条件而设定参数的过程,是在防御失败的风险和过敏代价之间做出一次权衡的机会。 从进化史角度看,另一种调适会经由自然选择而在基因层面上发生,调适的遗传后果将随种群所处的地域环境而产生差异,这意味着,当人们从其祖先世代生活的地方迁往别处时,可能会先天的对某些过敏原不适应,而且这种不适未必能通过幼年接触史得到充分调适,比如美国非裔的过敏性哮喘发病率比欧裔高出39%,或许就是因

預期破滅、世代不均 年輕人,應該出走!

【聯合報╱盧信昌/台大國際企業系副教授(台北市)】 2013.01.13 02:03 am 自二○○九年的金融海嘯以來,各類的政策工具泰半用罄,結果就是各國債台高築。 在袪除金融拋售的全球恐慌後,這些努力雖然讓各國股市攀升,也穩住歐豬四國的債信;政策上鼓勵新能源開發,還曾帶出能源相關與雜糧作物的期貨熱。但在面對經濟衰退的核心問題上,卻依然無解——那就是在惡意炒作的財富重分配下,已經造成預期破滅和世代不均。 尤其在養老基金被掏空與巨額財政赤字的雙重壓力下,各國紛紛以延退的鋸箭法,作為短期處方簽。 誠然,延後年金的請領確能減少基金的賣壓,有利於資產配置和金融穩定;但整體後果則會加重企業的雇用負擔在先,繼而阻斷年輕人上場的學習機會;最終,是破壞了良性競爭的循環替換下,造成更大的世代斷層。 其實, 財富重分配 ,只是世代問題的一面; 產能過剩與跨國可交易面向的無法提振,才是造成資源閒置與青年失業的更大原因 。一如四季更替般,經濟生活也有繁華興衰;世代之間,要各領風騷,更要養成新血輪,好做人力傳承。 真想解決年輕人失業問題,就必須鼓勵更多元的投入嘗試與能力的發揮。 南韓總統當選人朴槿惠於十一日表示,政府將與企業聯手建立支援體系,務必 協助南韓年輕人到海外就業,更要在各個專業領域闖出一片天 。 反觀台灣,只為了避繳股利所得和補充保費,社會賢達無不各顯神通;政治人物更只會假惺惺擔心人才流失,著實令人扼腕三嘆。 在開發國家的經濟動能無法轉旺之前,「楚材晉用」和「異業整合」才是養成人力與資金投入的唯一出路;在可預見的未來,能 讓自家年輕人到外地插枝落戶的國家,才會是下一波經濟浪頭的大贏家。 出走既是台灣人的宿命;也是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的淬鍊過程。請多給年輕人出走的勇氣和祝福! 【2013/01/13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預期破滅、世代不均 年輕人,應該出走! | 民意論壇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X1/7632925.shtml#ixzz2Hol35tRC  Power By udn.com 

2013年中国资本市场展望报告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    新浪财经讯 第17届(2013)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于2013年1月12日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召开,主题是“中国资 本市场:变革与成长”。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教授做了2013年中国资本市场展望报告 。    以下为赵锡军2013年中国资本市场展望报告实录:   瞿强:我们这个模块基本结束了。我 们现在资本市场确实是处在低潮,我们低潮时期就讨论制度问题 。但是不能误解制度,我前两天看了一个报纸,如果制度不改革就不能保证大牛市,牛熊交替是正常市场的一个部分,我们要反对这个东西。   我们的市场还是有周期的, 制度问题 一直存在,市场还是会逐渐反弹的,我们也希望制度逐渐走向健康。下面我们还有第三个讨论,从制度过渡到具体政策。谢谢大家,也谢谢各位演讲嘉宾。   接下来我们在第三个模块之前,有一个项目,发布《中国资本市场展望报告2013年》,由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赵锡军教授来发布。赵教授有请。   赵锡军:如瞿强教授所说的,预测是经济学里最摸不着边,最难做的一件事情,我们搞了17届资本市场论坛,以前曾经有一年我们发布过一个关于市场展望的报告,这是第二次,所以也是有很大的难度,可能会受到很多的质疑。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想比我们金融证券研究所更大的一些机构,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这些机构都搞预测,对全球经济增长都有预期,还有叫展望,我想我们金融证券研究所对市场做一个展望,即便有些差异的地方,希望大家也是能够谅解,只不过我们现在还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站在2013年的年初来看2013年后边的发展,肯定免不了有一些差异。   我受吴晓求所长的委托,给大家介绍我们的展望报告。   首先我们对2012年总体回顾,刚才有很多的专家和学者已经做了简单的回顾,我们从三个方面, 一个是 2012年宏观经济增速下行,通货膨胀的压力也是减缓,政策在稳增长,调结构的主基调下面,是维持了一个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的一个搭配,市场在2012年多数时间里表现为持续下跌的态势, 一直到年底12月4号,上证指数开始上行,年终收到了2269.13点,收了一个阳线,比12年涨了3.2%,这是一个简单回顾。   对2013年的预期,大概我们从几个方面来看,第一,经济环境有很

家有失智老 九成婚姻拉警報

【聯合報╱記者陳雅芃/台北報導】 台北市立聯醫昨天公布失智者家屬照顧壓力調查,發現 五成四的家屬睡眠不足、八成的家屬為了照顧問題吵架,高達九成婚姻出現問題 ,顯示「失智者家屬,心理壓力大」。 聯醫仁愛院區神經內科主任甄瑞興說,仁愛院區針對兩百位輕中度失智症病患家屬的照顧壓力研究,發現大部分照顧者的壓力來自病人情緒不穩及異常行為。 五成七的家屬覺得社交生活受到阻礙, 五成八累到完全沒有休息時間; 七成四的照顧者覺得情感耗盡,因而對失智父母失去耐心。 此外,因為 失智老人日夜顛倒,晚上常不睡覺,逾半家屬睡眠不足。八成的家屬常為失智父母的照顧問題,造成手足失和;更有九成的家屬因為照顧失智長輩,婚姻亮起紅燈 。 甄瑞興說,失智老人腦部額顳葉萎縮,個性變得固執、衝動,全身尿味;百分之十至百分之廿五的失智症者有憂鬱傾向。失智症者家屬更要貼心、細心與耐心,往往也造成自身的照顧壓力。曾有位失智症家屬對他說:「醫師,最應該開失智症家屬門診,因為最痛苦的是我啊!」「我每天擔心親人會走丟、亂大小便、不肯洗澡。」 甄瑞興表示,另一位家屬是家中獨生女,每天回家照顧父親,夫家不悅,最後她只好將父親送到安養中心,卻讓失智惡化。 甄瑞興說,台灣失智症協會設有0800-474580(失智時我幫您)專線,並有互助家庭等服務。 全文網址: 家有失智老 九成婚姻拉警報 - 失智症 - 健康話題 - udn健康醫藥 http://mag.udn.com/mag/life/storypage.jsp?f_ART_ID=435377#ixzz2Hf7W2OVg Power By ud n.com

跟父母相處為什麼痛苦

面對不成熟的父母,是不是只能憤怒?很多成人跟自己的父母吵架,其實只是 大小孩跟老小孩的爭執 。 很多人一跟父母溝通就會很憤怒,或受不了父母的情緒,其實是因為從小父母就很強勢、不講理,所以自己從來就沒有機會被尊重。雖然長大成人了,但一跟父母相處,內心就回到小孩子的狀態,覺得父母根本不像父母,但是自己也沒有辦法變成父母。說穿了其實是大小孩跟老小孩在吵架。 有一個個案從小母親只要說「對」,他就不能再講話,即便母親誤會他。有一次他從學校回來沒帶便當盒,母親就不由分說的打了他,他說:「我不是忘記帶便當盒。」媽媽說:「你還講!忘了還狡辯,便當盒都能忘記,你人生會變成怎樣?不准講話,去罰站。」就罰了他一整晚,他好幾次想解釋:「媽媽,我可不可以告訴你我的便當盒是……」一說媽媽就打,抱怨還要找個便當盒給他帶。第二天他把便當盒帶回來想跟媽媽解釋,媽媽說:「你還在講,欠打,好好去反省。」一口咬定他就是忘記帶。 一個永遠在指責的媽媽 其實便當盒是被惡作劇的同學藏起來了。因家境不好,媽媽只帶了醬菜,同學嘲笑他。班上的老大叫他開他不肯,結果對方跟他說:「你給我記著。」然後他吃完飯去打掃回來,便當盒就不見了。 可是媽媽在家境困難下壓力非常大,不見了一個不鏽鋼便當盒,她想到還要花幾十元去買所以非常焦慮,還怕被爸爸罵,於是媽媽打小孩其實是在發洩自己家境上面的壓力,彼此是沒有空間的。你可以想像,除了便當盒之外任何的犯錯,功課成績、生活行為,他經常被媽媽罵。所以他很早就到外縣市去念大學,去外縣市工作,但是他媽媽常常打電話來:「最近在幹什麼?什麼時候會加薪會升官?你要認真做事。」他覺得 媽媽永遠扮演一個指責他的角色。 他以為永遠不用跟媽媽相處。結果有天媽媽摔斷腿,所以 媽媽到他那裡住。到中年他要重新再跟媽媽相處,他怕到每天下班在外面流浪到半夜才敢回去。 有一天他媽媽打開冰箱說:「你怎麼在喝冰水?」他很憤怒的說:「很多人都在喝冰水啊!」媽媽說:「喝冰水對身體不好,你就是喝冰水才會虛胖。」他非常非常生氣把冰水拿過來咕嚕咕嚕喝了半罐,很挑釁。媽媽開始一直唸:「你從小就是這樣子,生活作息也不對,到現在還沒有結婚,還好你沒結婚,不然你養小孩都給他們喝冰水,全都養不大。」他就回去房間裡面哭。 他完全沒辦法跟媽媽互動。我問他知不知道媽媽為什麼對冰水這麼反感嗎?他說:「我不想知道。」

Battles of the Budget

圖片
By  PAUL KRUGMAN Published: January 3, 2013 The centrist fantasy of a Grand Bargain on the budget never had a chance. Even if some kind of bargain had supposedly been reached, key players would soon have reneged on the deal — probably the next time a Republican occupied the White House. Enlarge This Image Fred R. Conrad/The New York Times Paul Krugman Go to Columnist Page » Blog: 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 Related in Opinion Editorial: More Battles Ahead (January 3, 2013) Times Topic:  Economy Connect With Us on Twitter For Op-Ed, follow @nytopinion  and to hear from the editorial page editor, Andrew Rosenthal, follow @andyrNYT . Readers’ Comments Readers shared their thoughts on this article. Read All Comments (610) » For the reality is that our two major political parties are engaged in a fierce struggle over the future shape of American society.  Democrats want to preserve the legacy of the New Deal and the Gr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