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硅谷科技企業的“溫室”

作者:英國《金融時報》駐美國舊金山記者 蒂姆•布拉德肖
如果歷史要對目前的硅谷時代做出評價的話,有幾章要獻給Y Combinator。
作為一個由前企業家保羅•格雷厄姆(Paul Graham)一手策劃的初創企業投資和培訓項目,Y Combinator問世的時間正當其時:2005年,當時社交媒體正在興起,創建互聯網公司的成本正在下滑,投資者對風險的興趣正在回歸。
2000年,《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專欄作家、聖何塞州立大學(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商學教授蘭德爾•斯特羅斯(Randall Stross)出版了一本著作,名為《硅谷教父)(eBoys),描寫的是網絡熱潮期間第一批知名風投公司之一Benchmark Capital的故事。如今,他是第一位用整整3個月時間旁聽Y Combinator“課程”的作家,詳細記錄了格雷厄姆辛苦得來的初創智慧以及作為一個新興企業家生活的起起伏伏。
斯特羅斯將在Y Combinator的經歷比作撰寫一篇研究生學位論文,那是一段學習和活動都很緊張的時期,幾乎沒有正式的結構或課程。
60個團隊是由格雷厄姆從數千名申請者中挑選出來的。如果把它們稱作企業的話,這將表明它們一開始就有著非常完整的產品創意,更別提客戶們正在使用或購買的東西了。他出資1.1萬美元至2萬美元購買每家公司6%至7%的股權,但真正的價值並不來自於他提供的資金,而是來自於他無可匹敵的科技界資深人士和投資者人脈,他們每周會來做餐會演講,也會應要求提供建議。
斯特羅斯將他的這本書命名為《發射台》(The Launch Pad),但Y Combinator幾乎沒有一點飛行甲板的科學精確性。Y Combinator最初在硅谷的辦公地點位於Pioneer Way,周圍有很多汽車修理店,該公司似乎更像是亨利•福特(Henry Ford)的一條生產線,將作坊式的企業創業工業化。
格雷厄姆相信直覺,並鼓勵他的學員也這樣做,他在人力上的投資要超過對創意的投資。他的投資在一定程度上依賴於統計學概率:少數投資將獲得決定性的成功,例如數字存儲服務公司Dropbox或私人住宿租賃網站Airbnb。這兩家畢業企業在私人市場上獲得了數十億美元的估值,其他幾家企業以數千萬甚至數億美元的價格出售。
格雷厄姆一開始就告訴每個團隊:“你們中的一多半會失敗。”這只是他戳破初創企業美好幻想的很多方法中的一種。這些企業家沒有任何辦公空間,在加入Y Combinator期間,他們都被鼓勵住在附近,儲備大量方便面並與朋友和家人切斷聯系。大多數有希望的人都是年輕的男性白人。
這種文化和種族多樣性的缺乏,是斯特羅斯挑戰格雷厄姆及其思維定式的少數領域之一。更具批判性的思維本來會使這本書更出色,特別是在考察Y Combinator的實際回報方面。但財務數據只是寥寥幾頁,因為格雷厄姆“沒有透露”有關投資的“數據”。
於是《發射台》另闢蹊徑,採取線性敘事,跟蹤了幾個團隊的發展,從申請一直到“成果展示日”(Demo Day),在這一天,創始人會向外部投資者展示他們的產品。
從學生日常交易網站CampusCred、基於雲技術的數據庫托管服務MongoHQ、歌詞網站Rap Genius或專業服務人士推薦網站Opez——以及格雷厄姆對它們產品、賺錢構想或展示技能的評價當中,大量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初創智慧涌現了出來。
斯特羅斯的書中滿是格雷厄姆的格言:“做人們想要的東西”;“迅速推出”;“寫下代碼並與客戶交談”。
即使這本書不是一部關於這段科技初創企業爆炸式發展歷史的權威著作,斯特羅斯至少給我們提供了生動的原始資料。
本文作者是英國《金融時報》駐舊金山記者
譯者/梁艷裳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鋼鐵板材知識

10 Easy Ways to Start a Social Network

出口貨物退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