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珍創始人:商業本質應是為人類製造福祉

2011-12-21 09:09:50 來源:中國慈善
他浪蕩不羈,熱愛冒險,許多人崇拜他,封他為偶像,但他卻說:“只有願意為了人類事業無私奉獻的人,才能被視為偶像。”
給慈善事業募集善款,或許沒有人比英國億萬富翁理查德·布蘭森更豁得出去了。由於打賭失敗,今年5月,布蘭森願賭服輸,自願在贏家——馬來西亞亞洲航空公司運營的一趟由倫敦飛往吉隆坡的慈善包機上化上濃粧,穿上高跟鞋和空姐制服,在航班上詢問乘客:“喝茶,還是咖啡?”為了讓“遊戲”更加有趣,布蘭森甚至還決定,為此所需的刮腿毛工作,他將拍賣給出價最高的乘客。這趟搭載160名乘客的單程慈善包機,普通乘客價格為7300美元,“刮毛殊榮”的起拍價則為65萬美元,所得收入將全部用於慈善事業。
其實,這已經不是布蘭森第一次那麼敢“玩”了。從只穿三角短褲與美劇《海灘護衛隊》中的艷星帕美拉·安德森(Pamela Anderson)合拍維珍健力飲料的廣告,到裝扮成新娘宣傳維珍婚紗店的開張,布蘭森“嬉皮企業家”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他從來都不是金科玉律的擁躉,各種天馬行空、看似毫無關聯的東西才是他彰顯個性的法寶。
一頭金色的波浪長髮,標誌性的鬍子,不喜歡打領帶,永遠的休閒深色外套,布蘭森就是這麼一個率性而為的人。美國《福布斯》雜誌曾這樣評價布蘭森,“每一個企業創辦人的個人形象都是能夠和企業形象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的,布蘭森那張稚氣未脫的臉基本上就等於維珍集團的形象。”如今,創辦過200多家公司的布蘭森,對自己今後的生活已經有了很好的規劃,“我打算未來用80%的時間做非營利的事情。我的日程表已經排的很滿了,每一天都很值得期待。”2011年9月,在上海接受《中國慈善家》獨家專訪時,他對本刊如是說。
叛逆“處女”
布蘭森建立的維珍集團目前已涉及航空、鐵路運輸、旅行社、傳媒等眾多領域,儼然半個國民生產部門。布蘭森本人曾說過:“如果有誰願意的話,他可以這樣度過一生——喝著‘維珍可樂’長大,到‘維珍唱片大賣場’買‘維珍電臺’上放過的唱片,去‘維珍院線’看電影,通過‘virgin.net’交上一個女朋友,和她坐‘維珍航空公司’的班機去度假,享受‘維珍假日’無微不至的服務,然後由‘維珍新娘’安排一場盛大的婚禮,幸福地消費大量‘維珍避孕套’,直到最後拿著‘維珍養老保險’進墳墓。”當然,如果還不夠幸福的話,維珍還提供了大量的伏特加以供選擇。 “維珍”的品牌Logo是布蘭森親筆寫下的英文“Virgin”,這與傳統印刷體形成鮮明對比的手寫體,恰恰展現了布蘭森獨特另類的個性。《失去處子之身》(《Losing my virginity》)是布蘭森的第一本自傳,引進中國的版本卻將書名翻譯為《Virgin商業帝國》,這或多或少地失去了原有的韻味。在自傳中,布蘭森闡述了“Virgin”的由來,“‘處女’(Virgin的基本釋義)這個名字性感易產生聯想,並且使人過目不忘。”在布蘭森的心目中,“Virgin”不只是一個品牌的名字,它更意味著一種生活態度: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叛逆、開放、崇尚自由以及極度珍貴的浪漫。
在英國媒體的民意測驗中,布蘭森被評選為“英國最聰明的人”。即使他視力不好,患有閱讀障礙症,中學就輟學,但這些絲毫不影響人們對布蘭森的高度評價,因為白手起家創造如今享譽世界的維珍集團已充分顯示了他的智慧和才能。 1968年1月,由於膝部受傷,無法參加學校的足球隊,學習不好的布蘭森在百無聊賴之中,依靠母親提供的充作郵資和電話費的4英鎊,和幾個好友一起創辦了一本名叫《學生》的雜誌,宣傳其反戰思想。而在當時還並未成為搖滾樂教父的甲殼蟲樂隊主唱約翰·列儂的幫助下,《學生》對甲殼蟲、滾石等當紅樂隊進行了獨家訪談,使雜誌迅速走紅,銷量達到了10萬份,從此開始了布蘭森創業的原始積累。其所在的斯頓公學校長曾為《學生》題詞:“布蘭森,我向你祝賀!我預言,你小子日後不是坐牢房,就會發大財!”1970年,布蘭森用他挖到的“第一桶金”,和他最初一起創業的夥伴在倫敦成立了一家小型的郵購公司,取名為“維珍”,寓意他們當時正值青春年少,是商業上的新手。 1984年,在唱片娛樂業和連鎖零售業已取得很大成功的布蘭森,開始了新的征程。他從過去的經營中,意識到低廉的價格和良好的服務對事業來說非常重要,於是有了“讓各階層的顧客花最少的錢,享受最高尚的服務”這樣的理念。
在維珍的發展壯大中,布蘭森總是能出其不意,他並沒有遵守傳統商業教科書上“新的品牌要儘量避免和行業領導性品牌正面交鋒”的定律,而是反其道行之,超越自己的資產與能力,不斷向大品牌直接挑戰。這種“以小博大”的氣魄,也不可避免地讓布蘭森身上沾染上一些英雄主義色彩。
布蘭森有意選定顧客飽受剝削或未獲應得服務、風平浪靜缺乏競爭的市場作為進軍目標。他喜歡把維珍描繪成一隻厚臉皮、體型比不上大狗的小狗。這只厚臉皮小狗跑得很快,能夠緊隨在大企業腳後搶東西吃。維珍旗下許多企業的創業宗旨都是肯定市井小民的價值,當年,布蘭森因為自覺沒有享受到良好服務而成立航空公司,通過廉價航空的概念,與英國航空展開了一場精彩絕倫的爭鬥;他不滿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在飲料業霸主地位,因而推出了維珍可樂,很快便佔有歐洲市場20%的份額;而創辦維珍移動,則是在對全球最不開放的電信行業開刀。
維珍品牌到底是什麼?沒有一個人能完整地回答上來。但毋庸置疑的是,維珍在消費者的心中儼然已經是一種體驗創新、追求自由的象徵。正如布蘭森所說的那樣,維珍不是一個標語,它是一種終生關係。“我們延伸到那裏,只要維珍品牌加在某個事物上,我們就是在做出一種承諾。維珍成功無秘密可言,維珍堅持他的原則,並且信守他的承諾。”
平民老闆
據估計,布蘭森身價如今超過70億美元,維珍集團員工則超過五萬人。在生活中,布蘭森追求的不僅僅是財富,他更多的是追求一種樂趣。他總是說,自己心裏有股力量讓他想要嘗試新的冒險,想要挑戰新的極限。“如果說得更仔細,我會說我喜愛儘自己所能體驗生活。我參加的那些身體上的冒險為我的生活擴大了特別的範疇,又增加了我從事商業的樂趣。如果我拒絕考慮跳傘、駕駛熱氣球以及駕船橫渡大西洋,那麼我的生活將會乏味。”
他的玩樂,不是自娛自樂,而是向全世界展現一種生活的體驗。美國《時代》雜誌曾這樣評論:“理查·布蘭森,自稱為‘冒險的資本主義者’,像是一個事業的創造引擎,顯然生錯了地方……他不但具有生意本能,還具備啟發工作夥伴的本領。他非常努力的希望每個人都像他一樣能夠盡情享樂。” 布蘭森曾花費500萬澳元(約324萬美元)買下澳大利亞東部面積達10公頃的一座小島,專供自己公司的員工度假之用。在員工眼中,布蘭森從來都是一個不拘一格的平民老闆。這種喜歡走在時代潮流前列的意識,是他最重要的商業特徵之一,並以此為綱,將他的維珍品牌塑造成了“酷”的象徵。
布蘭森很厭煩大企業的那種穿西裝繫領帶的“正派人士”,也厭煩那些從商業院校畢業,認為管理企業僅僅只是玩弄數字的人。他曾坦言,自己到現在都分不清毛利潤和凈利潤,這讓公司的董事們頗為撓頭,但也正是這種不羈的性格,使員工深感親切。
受20世紀60年代民主化理念的熏陶,維珍始終秉持著顧客與員工第一的觀念。在世界各地的公司都在忙著精簡等級結構時,布蘭森在一開始就免去了那種象徵權力與地位的西服革履的穿著。布蘭森喜歡將維珍的員工視為一個大家庭的成員。在維珍創立初期,每一個新員工都會得到布蘭森家的電話號碼,布蘭森鼓勵他們,若有任何好的想法,或者有何不滿,可隨時打電話給他,可以來他的私人住所,甚至在狂歡中被員工戲弄的事也常有發生。而維珍也樂意向外標榜這一拿老闆開玩笑的“文化”。素愛冒險的布蘭森在一次熱氣球之旅中險些喪命,隨後,維珍航空就打出了一則廣告語對此揶揄:“嘿,理查德,橫跨大西洋有更好的方法!”
直到今天,公司裏每個人對布蘭森還都直呼其名。布蘭森並沒有把自己當成是企業的英雄。在一次接受採訪時,當被問到維珍成功的要素是什麼,他回答,“問題在於你擁有什麼樣的員工,你如何去激勵他們。如果能激勵你的員工,你就可以和他們一起同舟共濟,患難與共。如果你的員工很快樂,每天面帶微笑,以工作為樂,他們就會出色的表現。顧客自然也會喜歡和你的企業打交道。”
布蘭森相信,無論處在順境還是逆境,都要對員工保持信心。維珍總是想盡辦法避免裁員,有些員工可以以領取半薪的方式辦理休假,如果業務好轉時,他們想回來工作就可以回來。而如果遭到不正當的解雇,則可以直接找布蘭森申訴。布蘭森還把其在與英國航空公司那場著名的誹謗案中獲得的 61萬英鎊的賠償金,平均分配給當時所有的維珍員工,並命名為“英國航空公司津貼”。這件事情傳遞給所有員工的資訊是:他們一起贏得了一次巨大的勝利。
探險者
有人曾刻薄地評價道,比起一位成功的企業家,理查德·布蘭森更應該說只是一名成功的行銷家。的確,在每一次維珍品牌延伸時,布蘭森都會身體力行地進行一次前衛大膽且具有顛覆性的品牌行銷。為了給維珍手機做促銷,他和20多個幾乎全裸的模特在倫敦街頭打著“所見即所得”的廣告標語;為了給維珍新娘宣傳,他光著屁股、穿著婚紗,被起重機從紐約的貝塔斯曼大廈頂上降到時代廣場……每一次作秀,都讓維珍品牌在世界迅速蔓延。
布蘭森就是維珍最好的代言人,他將英國式的幽默、喜歡嘲弄傳統的想法以及冒險精神注入了維珍品牌的精髓中。也正是因為有著這樣反傳統的品牌個性,維珍在“英國男人最知名品牌”評選中排名第一,在“英國女人最知名品牌”評選中位列第三。
今年9月,國際組織野生救援協會(Wild Aid)和《中國慈善家》雜誌共同發起了保護瀕危野生動物鯊魚的活動,布蘭森及其非營利機構維珍聯合(Virgin Unite)也參與其中。布蘭森說:“我簡直無法想像如果世界上沒有了鯊魚會是什麼樣子,我們決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這些重要的物種在海洋中已生存了約4億年,它們對生態平衡起著關鍵作用,但卻有可能被僅僅一代人所滅絕。所以我們必須馬上行動起來。
而在此前,布蘭森就以實際行動支援這次活動。在加勒比海和墨西哥灣,年過六十的布蘭森曾與300隻鯊魚共遊。談及此次“驚險”的經歷,布蘭森卻說,鯊魚是一種非常美的大魚,和鯊魚游泳其實是非常安全的。“《大白鯊》這樣的電影是好萊塢對鯊魚的誣陷,他們對人類根本沒有食欲。這次和300隻鯊魚游泳是為了向大家證明鯊魚對人類不感興趣,而支援野生救援協會拍攝這支廣告也是希望可以讓大家感受到鯊魚的可愛之處。”


從乘坐熱氣球跨越大西洋到與鯊魚共遊,布蘭森在海陸空都留下了自己的足跡,但他對此仍不滿足。2004年,布蘭森創立了維珍銀河(Virgin Galactic),計劃為那些願意支付20萬美元或更多的錢的人提供亞軌道飛行服務,將他們的足跡留在太空。目前,包括物理學家斯蒂芬·霍金、歌壇天后麥當娜在內的諸多名人都已報名參加了這個項目,而布蘭森本人也將會是第一批維珍的太空遊客。在布蘭森看來,不是只有航太員才能欣賞太空的美麗,普通人也有這樣的機會。“維珍銀河並不是我銀河夢的終點,我希望我的下一個假期不只是在太空呆上兩個小時那麼簡單。等時機成熟了,我們會開發維珍太空旅館、維珍星際飛行等一系列產品,就像我們在地球上曾經做過、現在正在做的那些一樣。”

除了實際的冒險行動令他興奮,布蘭森也喜歡活動準備的過程。“當為挑戰做準備時,我們會形成很強的團隊精神。如果是為了打破一項紀錄,那麼不僅僅有技術上的挑戰,更會強烈地感到愛國主義精神。”當然,布蘭森也承認這樣的玩命很有可能會賠上自己的性命,“我終有一天會放棄冒險,不再去搞熱氣球比賽了。”可以說,這些瘋狂的事情對他的維珍王國、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來說都是極不負責的,但是他仍然無法抵制冒險的誘惑。他說:“冒險是在別人眼裏,而對我來說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每個人的行為背後都有具體的原因,當我臨死的時候,我能感覺到自己為世界做過貢獻,我曾經改善過他人的生活,我就覺得滿足了。”
創意慈善
布蘭森擁有很多不可思議的經歷,而每次極限運動之後的倖存都讓他對上帝感恩。於是,他開始漸漸把一些注意力轉移到其他方面,期待對世界做出更大的貢獻。他企圖用他的權力和地位來努力完成他17歲辦雜誌時就孕育的夢想——改變世界。而由於其鮮明的個性,布蘭森的慈善事跡也註定與眾不同。
實際上,布蘭森做慈善最早可以追溯到他17歲。當時他創立了學生輔導中心(Student Valley Centre),為英國青年提供專業的醫療建議和幫助。有意思的是,正是這個機構,讓其校長當年的預言一語成讖。由於當時英國正受嬉皮文化影響,所以早孕和性病等問題在青少年中頗為嚴重,但根據英國一則頗為古老的法律,“性病”這一字眼是不允許公開提出的。在受到警察警告後,布蘭森曾將機構廣告中的這一詞彙改成了“社會疾病”,結果,向他們求助的只剩那些長粉刺和暗瘡的年輕人了。這當然無法滿足布蘭森的雄心,他當即在廣告中又恢復了“性病”的字眼,於是很快就被抓進了牢裏。不過如今,雖然外觀稍有改變,學生輔導中心仍然佇立在原來的地方為人們提供諮詢服務。
而維珍聯合則是維珍集團所設立的慈善分支機構。在成立之初,布蘭森與維珍集團就承諾支付該組織的營運經費,這樣可以使所有捐助都用於慈善用途。維珍聯合有數個活動,在南非,他們與當地政府聯合建立了一個診所,並聚集了一群優秀的醫生,採取預防艾滋病的措施;在肯亞,他們則雇傭了當地一些健康的工人騎著摩托車到處普及醫療知識。實際上,在為解決艾滋病的同時,維珍聯合也在同時為當地創造著就業機會。
南非烏魯薩巴的村民飲水很不方便,每次都要走上很長的一段路到沙河取水,而且沙河的水作為飲用水其實並不安全,於是維珍聯合就在附近勘探打井,為村民提供潔凈的水源。維珍聯合還向村民們教授各項技能,並資助當地醫院成立醫療所。同時,維珍聯合還在南非設立了布蘭森創業學校,支援貧窮的南非年輕人開創事業,不僅可以讓他們的經濟獲得自由,同時也給他們的家庭和社區帶來福音。而布蘭森也接到了一份最珍貴的回禮——一封來自布蘭森創業學校學生的信,“在這裡你會受到啟發,而這種靈感正是來自布蘭森學校。”
布蘭森也常將自己新奇的點子完全融入到慈善中。在英國戴安娜王妃的葬禮上,正是布蘭森建議戴安娜王妃的生前密友埃爾頓·約翰演唱那首著名的《風中之燭》進行募捐。“和約翰討論這個主意時,他非常激動。後來的效果也是非常棒的,連女王都捐款了。”而為了替兒童癌症基金會(Strike a Chord for Cancer Foundation)籌集善款,布蘭森拍賣了澳大利亞珀斯之行的“一小時慈善會晤機會”,最終,這場會晤募集了超過80萬美元的善款。“我的這些想法都是來自對事物天生的熱愛和好奇心,如果你真的愛上一個想法,那就讓它發生吧。”布蘭森說。 2007年,布蘭森創立了The Elders組織,聚集了一批各領域的領導者,包括政治家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戴斯蒙·圖圖(Desmond Tutu)、科菲·安南(Kofi Annan)、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和大明星彼得·蓋布瑞爾(Peter Gabriel)等,他們企圖通過自己的影響力尋求解決國際事務爭端的新方式。值得一提的是,因為The Elders的調和,肯亞內戰儘快結束,使更多的民眾免受戰爭的影響。據布蘭森透露,在肯亞內戰爆發後,安南曾把當時的肯亞總統姆瓦伊·齊貝吉(Mwai Kibaki)與主要反對黨“橙色民主運動”領導人拉伊拉·奧廷加(Raila Amolo Odinga)約到肯亞首都郊區的一個小農屋,希望他們可以達成和解。此外,在辛巴威、北韓等地,The Elders也在進行著同樣的地區衝突協調。布蘭森本人則曾駕著戰鬥機親赴巴格達解救那裏的英國人質。
“父母傳承給我們這一代一個極為美麗的星球,而他們同樣繼承自上一代,我們不能成為對環境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的那一代。”布蘭森認為,全球氣候變暖是目前全世界最大、最難預測、最急迫也最抽象的問題。因此,他投入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去面對。同時,維珍集團還宣佈成立了獎金金額為2500萬美元的“維珍地球挑戰獎”,鼓勵所有具有創造性思維的人為減少地球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獻計獻策。
可以說,布蘭森是第一批將目光投向慈善事業的商界名流。而眼下,他也正在反思其所身處的制度體系。近年,他積極宣傳“資本慈善家”的概念,號召掌握絕大多數財富的“少數人”,擔負起用金錢來創造就業機會,或者解決世界難題的責任。而他還向本刊透露,其正在寫一本名為《商業去死吧》(Screw Business as Usual)的新書,中心意思就是要說明,相比追求利潤,對成功企業家更有意義的是把商業的技能和資源用來解決一些社會問題,這樣,員工才會更加努力工作,股東也才會更長遠地擁有偉大的公司。最近,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稱,布蘭森還參與了一項名為“捐贈10%遺產”(Legacy 10 initiative)的活動,他在遺囑中承諾將遺產的10%捐贈給慈善機構,推動英國慈善事業的發展。
布蘭森說:“一旦成為一個全球性的人物,你就有責任不去浪費它,這就意味著我可以利用我的創業能力和財務資源去設立如The Elders、Carbon War Room或者非洲的CDC等機構。如果你能合理的利用你的名人地位,你將可以改變世界。”
Q&A
理查德·布蘭森
中國慈善家:作為一名企業家,你是如何運用商業思維做慈善的?
布蘭森:商業已被驗證為有效的資源配置工具,只有這樣才能把事情做出影響,從而改變世界。但是商業也存在很多問題,那些傳統只追求利潤的商業將大量的財富和資源集中在少數人手中,因此這些少數人肩負重任。對這些成功的企業家來講,比追求利潤更有意義的是把商業的技能和資源用來解決一些社會問題,而不是僅僅把這些問題推給政治家和公益組織。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家開始參與到這個行列中。
我創辦過200多個以追求利潤為目標的純商業化運作公司,和商業創業一樣,我們開始創辦不以盈利為目的的組織。我們創建了The Elders這樣的關注國際問題的非營利組織,維珍聯合這樣鼓勵員工參與社會創新的公益機構以及致力於非洲的慈善機構等。建立這些組織的關鍵和我做商業是一樣的,就是找到有能力的企業家去管理和運營這些機構,只不過這些企業家不是為了賺取利潤,而是讓組織專業化的發揮社會影響。
中國慈善家:你做過很多非營利項目,你會選擇什麼樣的項目參與?哪個項目是你目前最滿意的?
布蘭森:我們會關注世界性問題的缺口以及能通過撬動維珍資源達到廣泛認知的項目,我們專門成立了非營利機構維珍聯合,幫助這些項目的落實。現在我們的很多項目都聚焦于和平解決衝突的方法、保護自然資源、終止疾病以及為年輕人提供工作機會。
我最自豪的一個項目是The Elders,它是一個獨立組織,囊括了一批全球領導者,用他們的影響力,解決人權方面的問題。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大家一起工作,通過這樣的網路和影響力解決一些國際衝突和爭端。當然我們會爭論哪些方法是最有效的,當有些議題爭持不下時,我們也會投票表決。你要知道這些人當中,大部分是曾經治理過一個國家的。目前,The Elders已在蘇丹、辛巴威、中東等地區對於和平做出了很多努力。
另外我投入很大熱情的就是我與野生救援協會開展的保護鯊魚項目。就我個人來說,三年前,我曾經看過一部非常震撼的電影,名叫《鯊魚海洋》(shark water)。從那時開始,我就意識到鯊魚對人類的友好和對海洋生態的重要,並開始積極參與保護鯊魚的活動。我相信大部分中國人,和我之前一樣也沒有意識到,一碗魚翅羹的背後實際上是殘酷的殺戮和生態的破壞。
中國慈善家:你也提到企業家成功後要轉型,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那你如何看待商業和慈善的關係呢?
布蘭森:我想向《中國慈善家》雜誌透露一個獨家新聞,我正在寫一本書,書名叫《商業去死吧》。商業最初的本質應該是為人類製造福祉,而不僅僅是只為利潤,成為無情的金錢製造機器。目前的商業和資本環境讓人失望。如果小公司致力地方社區的一些問題,大公司致力於全球化的一些問題,那麼員工會更加努力工作,股東也會更長遠的擁有偉大的公司,大部分的商業領袖和公司也可以更讓民眾尊重。
中國慈善家:現在的商業和資本環境的確讓人失望。你如何看待資本?
布蘭森:我很幸運在商業上取得了一些成功,做出了一些正確決定(當然還有一些不那麼正確的),這讓我確信一點,商業能讓事物變得更好。我一直試圖讓維珍為顧客提供更好的服務,對於資本主義來說這也一樣。資本主義在很多方面都將這個世界變得更好,比如創造就業、鼓勵創新。將世界各地的人聯合在一起。但不幸的是,近些年,由於單純關注利潤,它有些失去方向了。
我的新書全部是講述那些人們已經看到的故事:商業可以成為好的驅動力。隨著人口的增加,以及對於商品和服務越來越多的需求,我們現在一條毀壞自然資源的快車道上,這些資源維持著我們的生活,而這也加劇了世界的不公平。全世界的人們正意識到這點,並希望我們改變做生意的方式。所以傳統的生意已不是一個好選擇,好選擇是重新發明資本主義,讓它真正成為世界向好的驅動力。
重新發明資本主義可以從其形態、規模等方面著手,比如改變現有的商業,創造一套新的商業模式。這些方法最重要的成功因素就是確保我們為這些正在出現的好的商業提供正確的環境,讓他們生長髮展。讓資本能在金融機構、基金會、企業以及其他投資者中間創造性地流動是很關鍵的。當然,擁抱政府和社會部門也很重要。
在我的書中提到“資本主義24902”的概念,因為地球赤道周長24902英里。最終,“資本主義24902”是關於人的。在怎樣做才是對人、對星球正確的方面,傾聽、學習你公司中的每個個體,並向他們賦予權力。
中國慈善家:你最想用你的商業資源和政治資源解決什麼問題?
布蘭森:有很多問題。全球氣候變暖是威脅人類生存的一大問題,我們投入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全力面對。科學家們試圖找到一種可替代能源,但事情總是要有計劃的。我們推出一個獎項——“維珍地球挑戰獎”,以鼓勵科學家們尋找減少大氣層中溫室氣體含量的新方法。之前有人從事這方面的研究,但是我們希望這次可以雲集世上最優秀的頭腦,集思廣益。
中國慈善家:你與很多慈善家相識,比如曼德蘭、比爾·蓋茨等,你從他們那兒得到的最好建議是什麼?
布蘭森:傾聽,傾聽,再傾聽。所有這些在慈善和社會問題前線的人都會這麼回答。另外一件重要的東西是改變我們做生意的方式,讓它成為真正好的驅動力。目前我們回應這些社會問題的唯一方式就是商業、政府以及社會組織能否聯合起來,成為一股不可阻止的向善動力。這也是我寫《商業去死吧》這本書的一個目的,我希望激勵全世界成千上萬的商業領導者為改變世界做出積極努力。
中國慈善家:對於中國慈善觀和慈善事業你有什麼看法?對於中國企業家做慈善你有什麼建議?
布蘭森:中國企業家正在做一些偉大的事情,且確實在幫助驅動新產業的誕生上走在前列,比如替代性能源,這對世界來說是一件偉大的事情。比如昨天與我交流的遠大集團總裁張躍先生,他在環保和綠色能源領域全球知名。國家的規模給予了你們如此美妙的機會,使你們得以扮演推動世界朝積極方面改變的重要角色。
最近在中國,野生救援協會和維珍聯合對於在保護鯊魚的宣傳活動中得到的大力支援也感到非常激動,並熱切希望能繼續和中國在一些艱難的社會問題上開展合作。
我非常渴望可以和更多中國的企業家交流。而我的經驗是發揮企業的長處和企業家精神,從內心深處友善地對待他人,特別是跟隨你的員工、客戶和與你一起工作的其他夥伴。這樣,無論是做基金會還是其他公益項目都會非常成功。
專訪手記
他的慈善,不作秀
文  |  吳金豪  杜瑞恩
作為創刊不到一週年的雜誌,《中國慈善家》能專訪到理查德·布蘭森,確實是件令人興奮的事兒。之前與維珍集團的公關約布蘭森專訪時間時,對方告訴我,“你們是中國第一家專訪布蘭森的雜誌媒體。”
去上海前,本刊主筆吳阿侖告訴我,他崇拜布蘭森已多年,家裏書房墻上還挂著布蘭森作為《財富》雜誌封面人物的照片,那篇報道的標題是:“生活真精彩!” 實際上,在全球範圍內,那些有創業衝動又稍有些國際視野的年輕人,幾乎無不視布蘭森為偶像。在中國,他的傳奇經歷和種種天馬行空般令人驚嘆的行為藝術式行銷常見諸報端,即便是張朝陽這樣的網際網路大佬,也公開承認自己以之為偶像。
的確,相比蓋茨之前被財富壓得近乎扁平化的公眾形象,布蘭森絢爛而驚險的人生,無疑更令人神往。不過,蓋茨近年來已全身心投入慈善,併發起了頗具影響力的全球富豪“捐贈誓言”倡議,而同樣作為全球商業偶像的布蘭森,已年逾花甲的他,會否也將大部分財富和時間投向慈善事業?這自然是本刊所關心的。
9月21日,布蘭森如約來到中國,參加國際野生救援與本刊在上海聯合主辦的“保護鯊魚”主題活動。次日早上,布蘭森在與《中國慈善家》雜誌發行人魏雪等主辦方領導共用早餐後,早早來到會場。
這是一家由老房子改建而成的環保酒店。酒店院子裏的梧桐高大蔥郁,不時盤旋落下一片片微綠泛黃的樹葉。在這裡,並沒看到想像中的那個狂放不羈、大膽冒險的布蘭森。眼前的他靜靜地坐著,傾聽著姚明和張躍的發言,不時點頭。當主席臺旁邊的視頻正在播放關於人類殺戮鯊魚的VCR時,布蘭森發現,一旁站立的保安擋住了台下觀眾的視線。他向保安做了一個後退的手勢,但保安沒意識到;布蘭森立即從臺上下來,快速走到保安面前,面帶微笑,示其後退,這一幕讓台下的觀眾都笑了。輪到他發言時,他平和地分享著自己對保護鯊魚、保護環境的看法,安靜、彬彬有禮,盡顯英國紳士的另一面。
按照事先的安排,專訪約在當天下午,但布蘭森的隨行秘書告知,布蘭森胃疼,需要休息,改約第二天。翌日上午十點半,我們意外接到一個國外電話號碼,是布蘭森親自打來的,說他正從航空管理局回酒店的路上,讓我們20分鐘後到他的房間。
我們一行三人敲開他的房門,這是一個面朝黃浦江的豪華總統套間。布蘭森獨自在房間裏,沒有保鏢,沒有秘書。他滿臉倦意,時差似乎還沒有完全倒過來。他已收拾好行李箱,並告訴我們,聊完後將直接趕赴機場飛回英國。
回答幾個問題後,他開始略顯興奮,也更隨性起來。坐在寬大的椅子上,他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雙腳翹在茶几上,侃侃而談,分享對慈善家的一些看法。讓人印象最深、也有些意外的是他的靦腆,甚至偶爾有點磕巴。在他看來,這個世界的大部分事務,政府、企業和國際機構都可以處理。但現有的許多問題,令人們開始對機構失去信心,反而對有能力和號召力的個人充滿期待。當這些企業家或政治家用自己的財富和資源致力於社會問題,並引入商業工具和效率手段時,更讓人信服。
拍照時,布蘭森興奮起來,不停擺著各種奔放的POSE,此時的他,才真正是那個商界秀場的寡頭。請他給雜誌題詞時,他則狡黠一笑,飛速寫下幾個單詞:“Screw business as usual!”(讓商業去死吧!)——這是他新書的名字。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鋼鐵板材知識

10 Easy Ways to Start a Social Network

出口貨物退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