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3

專家傳真-獨立工作者的新生活運動─不必要的孤獨

離開許久之後回到台灣長住,觀察這島嶼上的種種變化讓我產生了一點感觸,在這塊小土地上的生活氛圍很容易產生二元對立的困境,從政治上意識型態的對立、經濟上保護主義與自由主義之間的拉扯、甚至是社會體制下個人自由與集體秩序的失衡,充斥媒體間的言論不是過於激情、缺乏理性分析的情緒用語,就是過於功利、缺乏同情體諒的傲慢批判。
 台灣的人們,始終找不到和諧共存的方式。
 在國外居住20多年的經驗,讓我更意識到台灣的問題不是必然,不論從地理位置與歷史經驗來看,台灣的對立紛爭都不該是命定、非得如此的結果。英國和台灣一樣是島國,卻能成就幾世紀領導世界文明的盛世,英國人很清楚知道,正因為自己處於歐洲大陸之外的離島,所以更要小心地面對所有的異見,用更廣闊的高度來與整個世界接軌。
 許多議題是能有更圓滿的解決方式,只要我們用更理性、包容的心去看待世界、對待彼此,就會發現世界上看似相悖反價值、卻可以不以對立的融合一體,自由與秩序、理性與感性、個人與集體,這些從來不是二元對立的關係,而是始終共生共存的集合。在一個複雜的社會裡,個人自由是來自於集體秩序的確立;所有理性都是達成感性目的之手段,只有在一個充分信任的和諧社會中,個人才會對未來有希望。
 然而,這些簡單的道理,似乎在一個意識型態對立的政治體制結構中並不管用,因為政治權力的穩固來自於派系的建立與擴張,想要用政治手段解決對立與衝突,無異是緣木求魚。所以我們只能從經濟生產模式與社會層面著手。
 所幸,創意時代的來臨,帶來了轉變的契機。
 創意已成為下一世代的發展動力,徹底轉變過去的經濟生產模式與社會關係,台灣正走出傳統工廠制式化的生產模式,邁向以創新為主、結合在地文化的創意經濟之路。這條路並不寂寞,西方各國先行許多,也累積了許多足以借鏡的寶貴經驗。創意經濟的發展,不但瓦解了傳統的雇傭關係、顛覆了人們的生產方式與工作習慣;也創造了新的工作機會、自我實現的方式、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模式與互動關係、還有新的組織型態與創意聚落的出現。
 「Coworking space」(共同工作空間)存在於英國已有一段好長的時間,它是因應創意經濟興起而出現的新形態工作空間,是自然有機生成的微型創意聚落,這些聚落提供了不願留在體制內的創新工作者一個歸屬,人總是需要有伴,獨立卻不一定要孤獨,「共同工作空間」提供這些獨立工作者一個自由呼吸、溫暖打氣的家園。
 個人從英國回台工作短短2、3年的時間,有幸能夠致力於耕耘創意聚落,近期看到稍有成績,讓台灣陸續出現許多類似Coworking space繁花盛開,可惜的是,能夠長久經營的寥寥可數。到處打著Coworking space的店家,就像葡式蛋塔熱潮稍縱即逝,個人認為,不加思索內涵、只取表層模仿別人的成功經驗,當然無法持久。
 從英國的創新經驗可知,創新必須立基於深厚的文化基礎上,他們之所以能夠創造出風靡全球《哈利波特》的風潮,甚至讓全球知名創投家杜瑞普(Tim Draper)從中獲得靈感,決定在美國矽谷興辦一所與眾不同的創業魔法學校。
 反觀台灣,大家只是一窩鋒出國見習、回國抄襲,在無法改變思考模式之下,就無法掌握關鍵核心要素。外在的形式容易複製,空間形式容易模仿,但精神是無法移植的!創意聚落的精神在於「人」,是一群充滿理想與獨立工作能力的創業家共同創造的家園。
 體制外的獨立工作者,不該有英雄崇拜、沒有偶像、沒有派系鬥爭,只有許多具有奇思怪想、滿懷理念的創意工作者,專心致力於讓自己更趨完全的驅使下,能獨立自主也能尊重彼此,是這些朋友相互合作的精神與賦予空間靈魂與生命,也是這些朋友讓我看到台灣未來美好的希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