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財政懸崖(Fiscal Cliff)?

台灣報紙說得不多, 也不是很清楚. 大家只知道搞的不好¸ 美國經濟會掉落懸崖, 大家都會死很慘. 其實所謂
財政懸崖主要分為二大部份.
一個是2008年因應金融風暴布希總統的大減稅要到今年底到期. 
另一個是去年因應兩黨為了調高債務上限最後協調出來的, 自明年開始為期十年縮減赤字計劃. 
簡單地說, 如果沒有重新立法, 自明年1/1日, 原本的租稅減免要恢復常態.
另一方面美國政府要像歐洲一些國家一樣開始縮減開支了. 想當然爾, 不少人認為這會對正在復甦的美國經濟幼苗造成催殘. (p.s 可笑的是, 這些人多半認為希臘或西班牙應該嚴格控管財政紀律, 卻美國卻不應該!)
先談一下, 國會在明年1/1前完成修法的可能性. 
答案我認為幾乎是零. 很簡單, 下任總統會在12/17日正式選出(11/6號是普選, 當然不意外當時就知道答案了), 新總統和國會會在明年1/20左右就職. 如果是歐巴馬當選自然沒有接軌的問題, 如果是羅姆尼當選. 結果出爐後到1/20號新總統及議員上任前都是屬於”跛鴨時期” (lame duck). 理論上, 現任國會議員不得通過具有爭議性的法案. 這源自於美國國會在1934年通過的”Lame Duck Amendment”, 原本是在避免落選議員在缷任前自肥或擺爛行為, 但如今卻是限制住了整個修法的可能.
那麼, 這是否表示美國必然會陷入財政懸崖? 其實也沒這麼嚴重. 就像中國人說的, 只要有規則就必然有漏洞可鑽. 首先, 美國總統有權力要求把法案延後六個月, 其次法律通過後可以追溯調整. 也就是說國會如果最終在明年四月達成結論. 可以修法追溯到1/1日生效. 
但是如果你覺得就這樣鬆一口氣, 其實也沒有你想的那麼容易. 因為根據過去的經驗, 只要有愈長的寛限期, 那麼代表著國會和總統間有更長的時間可以相互幹譙. 就如同小學生的暑假作業一樣, 這種事沒到開學前一天是不太可能完成. 這代表著不管是投資市場或是實質經濟都會面臨更長的不確定性.
那麼你或許想知道, 兩黨針對減稅和縮減開支在爭什麼? 針對減稅條款的延長, 基本上不管是總統或國會都有共識要延長. 爭議點在要不要排富
原本布希的減稅方案是不排富的(也就是所有人都適用). 但民主黨要求年所得25萬美金以上的富人不得再適用.甚至超過100萬美元的人還要調高稅率(後者被稱為巴菲特稅). 而共和黨的自然主張, 所有人都要適用減稅.
至於縮減開支部份, 爭論的自然是縮減的1,200~1,600億美元要從何砍起. 
共和黨首要的標的, 就是歐巴馬提的健保和一些社會福利. 而
民主黨要砍的自然是國防支出.
如果不意外¸ 我相信從今年底到明年上半年, 美國政府勢必有一場好戲可以看. 特別是如我前面說的, 總統結果十分接近, 甚至產生爭議時, 這場戲肯定比何一部好萊塢賣座大片更精采.
最後分享一點對美式選舉的觀感. 這次美國選舉很激烈(除了總統和國會議員, 也選地方國會議員, 和幾個州長, 並針對一些公民議題進行公投), 但住在美國, 只要不打開電視, 除了會接到拜票的語音電話. 基本上你只會在鄰居草地或是馬路轉角的地上看見候選人名字的小紙牌. 和台灣式那種震耳欲聾、靠北靠木和滿地紙屑的選舉相差甚遠. 美國國會議員的水準基本上和台灣國會議員水準不會差太多, 但是美國的選風和選民的素養, 這是台灣還有很大加油的空間的. 
請參閱原作者:

2012年秋美國行心得


“财政悬崖”指美国财政在2012年年底至2013年年初一系列重大增税和减支政策生效后所面临的巨大挑战。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的计算,这些措施加起来将在2013财年自动将联邦预算赤字削减6070亿美元,近乎等于美国GDP的4%。如此大规模的预算紧缩来得如此突然,且正值美国经济复苏依然疲弱之际,许多经济学家发出警告称,华盛顿若不及时干预,将导致美国经济在2013年陷入二次衰退。即使国会及时作为,临时避免伤害,仍有分析者认为,单纯推迟或取消所有这些措施而不制订关乎税收和福利改革的长期赤字削减协议,同样会将美国经济置于危险境地。
内容
以下是这6070亿美元的构成,雪上加霜的是,美国的债务预计将在2013年初再次触及法定上限,届时就提高这一上限,很可能再次引发两党斗争。
●增税
36%:2001年/2003年/2010年减税措施和替代最低税额优惠到期。这些法案通常一起被称作“布什减税政策”(都在小布什总统时期通过),包括大学生、有孩子的父母等享受的税收减免政策。它们在2012年12月31日到期之后,各档所得税税率、房产和资本利得税税率都将提高。其中,最高所得税税率将从35%提升至39.6%。“替代最低税”(AMT)的缴税人群也将自动扩大,影响数百万人。
16%:薪资税减免政策到期。美国工薪阶层工资所得中用于“社会保障”计划(Social Security)的纳税支出减免——即所谓的薪资税“减税假期”将于12月31日到期,薪资税将从现在的4.2%恢复至6.2%。
11%:其它条款到期。包括企业在研究和实验方面的税务优惠在内的一些政策也将到期。
3%:《平价健保法案》下的税收增加。奥巴马医保法案中的一些条款将在2013年1月开始生效,其中包括提高高收入者的缴税税率。
●减支
11%:预算控制法案下的自动减支。将于2013年1月2日起生效的《2011年预算控制法案》设定了在2021年前削减1.2万亿美元预算赤字的目标,手段包括由于两党未能达成削减赤字协议而自动触发的每年(2013年-2021年)削减开支1090亿美元,这其中,有一半来自于非国防支出。但是,非国防支出中大约70%的强制性开支将被豁免。
4%:延期后的失业者福利再次到期。领取联邦失业者津贴的资格将在年底到期,这项福利曾在今年2月由国会批准延长。
2%:“修理医生”法案。根据国会两党今年2月达成的协议,联邦政府支持的“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不再给医生报销他们为患者看病所支出费用的那27.4%,这被戏谑地称作“修理医生”(Doc Fix)。
●其它增税和减支方面的变动
约占6070亿美元的17%。
●债务上限
“债务上限”是法律规定的未偿联邦债务所能累积的最大额度。这条“红线”目前为16.394万亿美元。预计美国财政部在2013年初就会再次触及这个借贷能力。分析者担心届时两党又会围绕提高债务上限出现与2011年夏季相似的斗争,并对金融市场 造成影响。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的研究,那次辩论导致美国2011财年的借贷成本增加了13亿美元。
如何走到这一步
在许多方面,“财政悬崖”是两党在过去几年日益激化的财政较量的高潮。最引人注目的是2011年8月围绕债务上限的斗争,它威胁到美国履行偿债义务的能力并直接导致该国的信用评级遭遇史无前例的下调。随后,由两党人士组成的“超级委员会”也未能就10年减赤1.2万亿的目标达成具体操作协议,触发了自动削减国防和非国防开支的条款。
多数批评者认为,正是因为缺少一份长期的、全面的赤字削减协议(这需要重大的税收和福利改革),才促使双方频频祭出短期的、政治性的权宜政策,如“修理医生”法案及延长现有的政策期限。同时,美国的债务正在以一种不可持续的方式迅速累积,多数机构都做出这样的预测。
税和政府角色是这场争论的核心。整体上看,共和党人支持以削减支出作为主要手段来达到降低赤字的目的。他们大多数还公开承诺会反对一切加税的提案,并建议通过减税促增长,从而实现政府增收。民主党人则通常认为,加税应该作为一切关于削减长期福利开支讨论的前提,并整体上支持更大幅度地削减国防开支。
两党在财政哲学上的分歧充分展现在辩论中,而争吵正在将美国一步步引向“财政悬崖”。双方在“财政悬崖”的最大部分——布什减税政策如何延长的问题上对立严重。共和党人努力推动所有减税政策都被延长,而多数民主党人想将最富有的2%的纳税人排除在外。关于税收的争吵还在很大程度上集中在自动减支,即所谓的“sequester”上,民主党人坚持要让增税出现在任何一份避免这一大规模强制减支启动的协议中。
后果
2013年预算收缩6070亿美元会让美国在上半年就陷入二次衰退,国会预算办公室说。若这种情景出现,分析者预计,美国2013年的实际GDP增速就会下降至0.5%,从而导致应税收入降低,失业率上升,100万-200万人将失去工作。
跨党派的尽责联邦预算委员会则更悲观。该委员会在报告中指出,国会预算办公室的预测“可能低估了与‘财政悬崖’相关的痛苦,因为他们没有充分考虑到市场持续的不确定性或与持续的长期失业相关的潜在‘回滞’”。在经济学理论中,劳动力市场回滞表现在失业率在经历萧条周期的上升后,在繁荣周期很难回落到以前的水平,也就是说,长期失业的劳动者技能消失,因此降低了再被雇用的可能。
对国家安全有何影响?自动的全面减支包括每年1月(直到2021年)削减五角大楼550亿美元的开支,除非国会赶在今年新年之前介入。具体如何削减正由白宫管理与预算办公室加紧制订,但一些初步决定已经做出。
今年7月底,奥巴马总统已宣布所有军事人员不在可能的军费削减范围中,这个决定可能会将自动削减的重任转移到五角大楼其它领域上,如武器项目。军事承包商已经指责自动减支规定是潜在的“就业杀手”。来自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一份资料,将即将发生的军费削减形容为“不可接受的风险”,会“严重影响美国在全球的态势”,并导致超过100万私营部门就业岗位的流失。
白宫也称,这“对国家安全、国内优先事务以及政府的核心职能构成高度的破坏性”,并继续推动两党达成政治妥协,避免自动减支的发生。
若美国国会不能避免年底的大规模增税和减支发生——哪怕临时,对世界的影响将同样巨大。今年7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指出,2013年初美国的大规模财政紧缩将是影响全球经济稳定的主要风险。华盛顿持久的政治僵局将拖累美国复苏,“并对其他国家产生巨大的溢出效应。”并且,“迟迟不提高联邦债务上限会增加金融市场出现混乱、消费者和企业丧失信心的风险。”
本报记者 兰晓萌 编译自美国外交关系学会(CFR)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鋼鐵板材知識

10 Easy Ways to Start a Social Network

出口貨物退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