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il不是好東西


經濟學家告訴我們,提高生產率是社會致富的關鍵。電子郵件或許恰恰是提高生產率的秘訣,不過,它也可能把我們都逼瘋。
實際上,談生意一般最好是面對面,如果做不到,那就通過電話談。但如今,我們有太多人躲在電腦後面,一言不發的敲著鍵盤,以這種方式來溝通。問題在於,電子郵件的收件人既聽不到發件人的語氣,也看不到發件人的表情;而且,若發件人感到其郵件會冒犯別人,一旦發送他們也無法修改郵件內容。當你閱讀一封電子郵件時,你是讀不出郵件作者的心情的。
如果你正情緒激動,那麽以永久書面形式發泄怒氣的後果將極為嚴重。我就時常犯這樣的錯誤:發出的郵件令收件人火冒三丈,其受刺激的程度遠勝於一次艱難的電話通話。說出的話會漸漸被人遺忘,但電子郵件卻可永久保存下來。我已懂得,如果收到一封的確惱人的郵件——我偶爾會收到這類郵件:點評第四頻道(Channel 4)的電視節目,或稱我旗下一家餐館的飯菜糟糕——上上之策就是立刻刪除它。(譯者註:本文作者為英國第四頻道董事長,並管理著PizzaExpress連鎖餐館。)
幾乎每個星期我都會看到、甚至陷入某些因錯誤解讀電子郵件而引起的愚蠢誤會中。我時常發誓,要永遠與人們通過電話或面對面溝通,而不向他們發送電子化的“獨白”(抑或是責難)。但是,便捷和懶惰令我身不由己,我還是食言了。
通過電子郵件,你更容易表達強硬的態度、以無力的藉口逃避懲罰、編造故事或拒絕他人。幾乎毫無例外的是,實實在在的討論要比古怪的網上交談更有人情味、也更嚴肅。據我瞭解,有的員工因在郵件中侮辱他人而遭解雇,有的員工則因寫下本應通過口頭表達的內容而面臨嚴重的法律後果。
我們大多數人在職場的處事方式,都與理查德•尼克鬆(Richard Nixon)在白宮總統辦公室(Oval Office)的處事方式相仿——忘記錄音磁帶在轉動。最近,我在主持一次會議時發現,會議室中間擺著一些奇形怪狀的麥克風,與會者說的每個字都被錄音。這顯然是以往為了避免會議記錄引起爭執而定下的規矩。在我的堅持下,麥克風被關掉了,會議氣氛立刻輕松下來,這有利於與會者進行開誠布公的辯論。我可不想在公司版的“老大哥屋”(Big Brother House,譯者註:Big Brother是英國一部電視真人秀節目)里浪費時間。
可以肯定的一點是,每位商界人士都會發現,他們的收件箱幾乎每天都被垃圾郵件淹沒。我註意到,我從垃圾郵件中尋找重要郵件的時間越來越長。電子郵件這一交流媒介恐怕已遭到嚴重污染。大公司長期受到員工濫用“回復所有人”功能之苦。
此外,電子郵件可令你嚴重分神,尤其是你使用黑莓(BlackBerry)的話。最近,我因在開董事會時偷看我的黑莓而受到斥責——我這種行為可謂徹頭徹尾的虛偽,因為我曾威脅道,若有人在我主持的會議上使用任何PDA設備,我就會把它們扔到窗外。我現已發誓,要在所有會議上把黑莓和手機都關掉——做不到這一點確實很沒教養。
必須承認的是,在傳輸文檔和數據這一點上,電子郵件難覓對手。它迫使發件人仔細思考自己的論點並條理清晰的表達出來。它讓你能在時間緊迫之時,迅速答復一系列不同的問題。你不必為行程時間、旅行費用、令人狐疑的郵費、電話或語音郵件占線而操心。
就與相隔遙遠的商界熟人保持聯系而言,電子郵件可謂一種極其經濟的工具;一天24小時里,你可在任何方便的時候給他們發郵件。
它還是一種既慎重又直接的向權重人士進行推銷的絕妙方式。與試圖同這些人面談甚至打電話找到他們相比,這種方式無疑效果更佳。
無論喜歡與否,離開電子郵件我恐怕無法完成工作。與此同時我瞭解到,一位資深的金融家、富時指數(FTSE)成份股公司的前董事長,仍舊讓秘書把發給他的郵件打印出來供其閱讀——然後他向秘書口述回復郵件的內容。這種做法才真的荒唐。
本文作者是英國第四頻道(Channel 4)董事長,並經營著私人股本集團Risk Capital Partners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鋼鐵板材知識

10 Easy Ways to Start a Social Network

出口貨物退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