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制造”扎根非洲


  南部非洲温州总商会会长朱书宏早在2001年,在非洲进行了一个月的商务考察后,就感觉到非洲这片黑土地上的生意“有戏”。就带着一集装箱的“温州鞋”和一沓美元,踏上了全球最后一块待开发的处女地。在南非注册成立了佳澳国际贸易进出口公司,专门将温州鞋出口至非洲。

  “成本在40兰特的温州鞋,在南非及周边国家非常畅销,批发价都能卖到90至100兰特左右,利润超过100%。”朱书宏说,“许多人曾经有过一种误解,以为越是发达的国家,人们的经济实力越强,物价也越高;越是贫穷的国家,人们的购买力越弱,物价也越低。按照这种逻辑,黑非洲没有商机。事实是,世界上越是贫困的国家,物价才越高,商机才越多。”

  但是,结合自己“走出去”的经历,朱书宏也坦言,虽然到处是机会,但由于文化背景、发展阶段和发展水平均不相同,在非洲“落脚”并不似想象中那么容易。

  朱书宏以开采矿产为例,“许多中国企业认为非洲矿产资源丰富,一窝蜂地来投资,但来了以后才发现,虽然比较便宜地买到了矿山,但水电等基础设施不齐全,道路也不通,当地政府官员还会向中国企业伸手要钱。”

  除了投资矿产,朱书宏在津巴布韦还有一家自己的鞋厂。“我的鞋都是自产自销,进入非洲时全部都是半成品。在津巴布韦,这些商品半成品可以进来,成品却不行,主要是当地政府考虑到就业问题。在这里开工厂,下午5点以后以及周末都是休息时间,没有"加班"一说。津巴布韦工人的技术与企业的要求仍有差距,招工后,必须先培训,才能达到上岗要求。”

  下一步,他还准备去安哥拉等国家考察,打算在非洲进一步扩大自己的经济版图,产业也逐渐从鞋类贸易转向公寓楼、矿产的开发等。

  “国内十几元一件的低档衬衫,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要卖100多元;200元左右一套的西服,在这里能卖到一两千元;家用电器普遍是国内售价的3至5倍。一个形象的比喻是,在国内1元人民币的商品,亚的斯亚贝巴能卖到1美金。”北京温州商会副会长缈克印在2004年,就将事业的重心从北京转到东非埃塞俄比亚,从事纺织类产品的贸易,并借助于温州和绍兴两个大后方,几乎垄断了埃塞俄比亚以及周边国家的家纺、毛毯生意。“当地工人的工资也就200-300元每个月,地皮更是便宜。”2007年,缪克印在埃塞俄比亚办了两个纺织加工厂,聘请了当地200多名工人,一年的产值超过了1000万美金。今年,缪克印还计划将长虹集团即将下线的电视机生产技术,引到非洲。

  缪克印说,正如论坛上,中刚工商会主席马贝雷说的,没去过非洲怕非洲,去过非洲爱非洲,离开非洲想非洲。

  北京温州商会副会长缪克印与坦桑尼亚地方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去贫穷落后、战争不断的非洲投资,似乎不可想象。事实并非如此,那些在非洲投资的人以事实证明,当前的非洲自然资源丰富、局势已趋稳定,工业正处起步阶段,是民资进军的经济新大陆。

  南部非洲温州总商会会长朱书宏早在2001年,在非洲进行了一个月的商务考察后,就感觉到非洲这片黑土地上的生意“有戏”。就带着一集装箱的“温州鞋”和一沓美元,踏上了全球最后一块待开发的处女地。在南非注册成立了佳澳国际贸易进出口公司,专门将温州鞋出口至非洲。

  “成本在40兰特的温州鞋,在南非及周边国家非常畅销,批发价都能卖到90至100兰特左右,利润超过100%。”朱书宏说,“许多人曾经有过一种误解,以为越是发达的国家,人们的经济实力越强,物价也越高;越是贫穷的国家,人们的购买力越弱,物价也越低。按照这种逻辑,黑非洲没有商机。事实是,世界上越是贫困的国家,物价才越高,商机才越多。”

  但是,结合自己“走出去”的经历,朱书宏也坦言,虽然到处是机会,但由于文化背景、发展阶段和发展水平均不相同,在非洲“落脚”并不似想象中那么容易。

  朱书宏以开采矿产为例,“许多中国企业认为非洲矿产资源丰富,一窝蜂地来投资,但来了以后才发现,虽然比较便宜地买到了矿山,但水电等基础设施不齐全,道路也不通,当地政府官员还会向中国企业伸手要钱。”

  除了投资矿产,朱书宏在津巴布韦还有一家自己的鞋厂。“我的鞋都是自产自销,进入非洲时全部都是半成品。在津巴布韦,这些商品半成品可以进来,成品却不行,主要是当地政府考虑到就业问题。在这里开工厂,下午5点以后以及周末都是休息时间,没有"加班"一说。津巴布韦工人的技术与企业的要求仍有差距,招工后,必须先培训,才能达到上岗要求。”

  下一步,他还准备去安哥拉等国家考察,打算在非洲进一步扩大自己的经济版图,产业也逐渐从鞋类贸易转向公寓楼、矿产的开发等。

  “国内十几元一件的低档衬衫,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要卖100多元;200元左右一套的西服,在这里能卖到一两千元;家用电器普遍是国内售价的3至5倍。一个形象的比喻是,在国内1元人民币的商品,亚的斯亚贝巴能卖到1美金。”北京温州商会副会长缈克印在2004年,就将事业的重心从北京转到东非埃塞俄比亚,从事纺织类产品的贸易,并借助于温州和绍兴两个大后方,几乎垄断了埃塞俄比亚以及周边国家的家纺、毛毯生意。“当地工人的工资也就200-300元每个月,地皮更是便宜。”2007年,缪克印在埃塞俄比亚办了两个纺织加工厂,聘请了当地200多名工人,一年的产值超过了1000万美金。今年,缪克印还计划将长虹集团即将下线的电视机生产技术,引到非洲。

  缪克印说,正如论坛上,中刚工商会主席马贝雷说的,没去过非洲怕非洲,去过非洲爱非洲,离开非洲想非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鋼鐵板材知識

10 Easy Ways to Start a Social Network

出口貨物退稅